Please enable JS

黃靖杰

Cover

简历

1988 出生于浙江宁波
2011 毕业于中国美术学院公共艺术学院
  现生活和工作于中国杭州。
   
个展  
2015 《穿过你的世界,我的角度》,MAO SPACE画廊,上海,中国
   
群展  
2014 《春天来了》,三尚美术馆,杭州,中国
2013 《虐物》,日见美术馆,杭州,中国
  《七毛钱》,艺术二号馆,杭州,中国
2012 《我知道》,三尚画廊,杭州,中国
2011 《事物链第二回》,复兴大院,杭州,中国
2010 《艺术杭州》 ,杭州和平会展中心,杭州,中国

访谈

薛峰 我对你的整个过程都比较了解,从四年前毕业创作到现在的发展过程,从色条到后来的图案到物的组合、再回到平面,我想问的是,在这四年的时间里,是哪一些东西的出现,使你的作品走到今天的面貌?
黄靖杰 创作早期,我是个容易被外界干扰的人,想通过便利的信息寻找和尝试自己的语言。从毕业创作说起:你带我们创作时给我们提供了大量的西方现代主义及其之后的艺术信息,使我开始关注所谓的当代艺术。那时候,最吸引我的就是冷抽象。第二个转折期是毕业创作之后,自己开始以艺术家的姿态去思考一些问题,开始关注外界,看很多的展览,浏览国内外各类艺术网站,是个信息大爆炸的阶段,也是受整个环境影响最大的一个时期。开始从抽象中走出来,做各种图像尝试,技法上的、视觉上的、材质上的......出了很多坏画!也是在那时开始觉得画画并没有那么容易。第三个比较明显的转折是在你们策的杭州艺术二号馆的《七毛钱》展览后。自己平时喜欢捡一些东西,《七毛钱》 是我第一次对这些东西做了一个整理,我把这种整理用嫁接的方式呈现,这也是我第一个非绘画的作品。因为那次效果还比较理想,我就开始把这种方式用绘画来发掘接下去创作的可能性,之后我的绘画就趋于写实组合,图像变的肯定。最后就是书本这一系列,是在2014年底到2015年初开始有了一个比较明确的方向。关于书的创作当时有一个契机,就是我画了一张类似于海鸥张开翅膀的造型的书,名字叫《两个光源》,那张画是我对物体组合做减法后的一个延伸,画面开始趋于抽象。也是那张画让我重新开始思考彩条和色块对于画布的作用。整个过程从你带我毕业创作起到现在是四年的时间,这段时间里有这么几个环节推动着我一步步的往前走,直到我做出了《穿过你的世界,我的角度》这个个展的作品,现在回想整个历程太漫长。
薛峰 我总是问别人作品的出处,是来自现代艺术的影响、还是某种其它的影响,你怎么就把平面的,硬边的,结构的放进你现在的世界里?
黄靖杰 这些平面的,硬边的,结构的跟现代艺术有很大的关系。学院式的教育并没有给我留下太多的影响,反而是你提供给我们的现代艺术中的硬边抽象很快让我打开了艺术的维度,在创作中开始尝试放弃造型、光影、空间。之后我在对自己整个的思考中都有对极简,冷抽象特别留心,并慢慢渗透到我的绘画中。
薛峰 你觉得毕业创作的那一批对你后面四年的创作有关联吗?
黄靖杰 在毕业之后的创作中,我做过很多尝试,而且每一次的改变都和之前的差距很大,从硬边到写实再到抽象。但是,在画面中始终存在的就是彩条,这种工作方式的延续我只是把它当作一种习惯。直到我画到书本这一系列,我才有真正去思考当下和过去的联系,因为这一系列和我毕业作品达到了视觉上的一致。有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忘了自己的毕业作品,甚至有些已被毁,今年整理工作室的时候才意识到这些作品对于我的重要性,即使现在看那些画很粗糙!
薛峰 我一直觉得,你的色彩是一个大问题,因为我看了你那么多的画,几乎没有一张画的颜色让我看得上的,我的内心就是这么想的了,你该去做一些和颜色没有关系的事情。现在你的新作,其实我觉得最大的一个变化就是颜色了,也让我觉得,没有一套标准的色谱,只有个体的色谱。关于颜色,你可说一下你的认识吗?
黄靖杰 之前我画画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图像本身,我对色彩的敏感度不高,很少思考色彩对于画面的作用。对于现在的色彩认识,最早跟我喜欢木头有关。漆作用于木头不同于颜料作用于画布,前者的颜色会有分量感和木纹的质感,后者显得单薄。所以我的色彩是对颜色物理性的一种还原,这些色彩应该都有漆作用于不同物体表面的质感,而且这些颜色应该老化了一半。那些半新不旧的颜色放在一起都很好看!
薛峰 你不是个会社交的人,你平常除了画画还做些什么,说说关注或喜欢的那些事,你喜欢哪一些艺术家的作品,什么样的一些展览,画廊等等?这几年越来越国际化了,也许是信息上的便利,很多人把自己放眼于国际了,以及去接近最近的国际把工作室搬去上海,但是你没离开过杭州,你的朋友圈都是杭州的,杭州仍然是你的发生地,面对这样的变化,对你有影响吗?
黄靖杰 我确实不是一个会社交的人,有时我会羡慕那类人,但我还是选择画画。我的兴趣是我放松的方式,一开始我并不把我的兴趣和我的创作等同起来。反而是某些个人的东西,最直接的作用于我的创作。先是艺术二号馆《七毛钱》上的装置作品和摄影,再是玩木头找到的色彩感觉,这两件都是影响我创作的点,我还试图从其他的体验中找到点什么!
对于艺术家我更多的是看作品,很少有一下子能报上名来的,贾斯帕•琼斯,马格丽特,杜尚都是我早期创作中所关注的,当然对于这几位艺术家的喜欢更多是出于情感上,他们的一些作品和事例确确实实在某些时间段给我提供了创作的动力。我喜欢看大型的展会,东西多,信息大。之前跟你一起去的北京上海的艺博会,香港的巴塞尔,还有现在新兴的上海西岸和art021都是些很好的博览会,在里面总能有意外的惊喜。
在杭州呆了这么些年,现在的生活已经挺精彩了。对于会不会离开杭州目前还没有打算过,上海那边的现状是好,如果去了那边多少会打破现在的稳定,有些时候我觉得稳定和状态应该是相辅相成的,这段时间还是想多画点画。
薛峰 接下来你会怎样继续你的工作?或者说,在这次个展上你看到有哪些问题需要解决?
黄靖杰 通过这次《穿过你的世界,我的角度》这个个展的形式,我似乎能看到下一步要做的工作。放在工作室里的和放在展厅里的作品对自己的启发完全是两样的,展厅里的效果能让自己的思路更加清晰。接下去对于自身会做更多的挑战和尝试,希望自己以后会有突破性的作品。

宣言

关于绘画 我的绘画不会去呈现明确的物像,只是图像的一个魅影。用画笔搭建的新物质,是一种强化了物质结构的写实绘画。因为结构本身比较抽象,当我强化结构时,物像就被削弱。抽象可能来源于此,但我的绘画只是有空间有光影的一个非经验的静物。我会刻意避开熟悉的,立即就能辨认的图像,尽可能的强化图像的神秘感。
我强调静物这个概念,只想表达对物的专一,类似于孩提时画画,就对着一个物体写生,一个鸡蛋,一只乌龟,一架飞机,一朵花......都是作为一个个单独的个体存在,之间没有任何联系。就是这种最原始的对绘画的理解,让我更多的去思考形体的趣味性,一种对线性形体的念念不忘。当然静物也会有光影,我并不想表现体积,但光线和体积是种在哪里都很暧昧的东西,我会花费很多心思在保留色彩的同时去排除光线和体积对画面的争夺。